以岭药业向香港特区捐赠5000盒连花清瘟

美国胜则全球胜

中外新闻社对话亚美尼亚驻华大使谢尔盖阁下: 让我们举杯庆祝:中国抗击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

全体爱卫总动员 周末扫除助抗疫 ——四川省侨联爱国卫生活动纪实

【海内外观察】中国抗疫密码解析:党的“四大能力”彰显威力

4位院士的4个正确决定,成功扭转疫情!

2700多人走了,不能忘却的教训

发布时间:   来源: 海内外资讯
    章建民(中国主流媒体高级记者)
    天天看疫情数据,已经成为这一个多月来的习惯,早晨起床第一件事,就是打开手机,查看截止昨天24时的疫情数据,没有更新,焦急地等待,想想数据人家可能要核实过,授权过,因此也就学会耐心,到早晨9点左右,一般各地数据陆续出现在媒体上。
    截止,2月27日24时,全国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是78961人,死亡2791人。而17年前非典,全国确认病例只有14489人,死亡304人。
    数据折射出的信息,已经是从让人忧虑和担心,甚至害怕,到转为看到希望,看到光明。一些省已经出现全部治愈,医院里无库存确诊病例;有的省已经连续一周,甚至半个月没有新增病例。虽然说,不放松,不扎堆,不聚会,不摘口罩,但形势的好转,我想大家都感受到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    从这次疫情中,如果从医务人员而言,我最敬佩的是80多高龄的钟南山院士,他敢于讲真话,一身正气。前几天,在谈到自己有关这次新冠肺炎论文被退回时,钟南山更直言不讳,他说,我当初预测在没有强烈干预情况下,到2月初至少会有16万人感染确诊,可是,目前统计数据表明,即使到了2月底也只有不到8万人感染确诊,说明我们政府的强烈干预是正确的,也充分体现了中国特色的管理体制是有着强大的优势的。
    然而,回望哪些惨烈的情景,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又会忘却。因为,我想起了17年前,也就是当年非典时期经历,因为,在这次疫情来临前,许多人已经忘却了,甚至忘得一干二净。如果说这次疫情损失为什么如此严重,我想确实有因素与没有吸取17年前教训有关。
    我今天不是叙述我们抗击疫情中的英雄事迹,我非常敬重,甚至崇拜在疫情中,顽强战斗,不怕感染,奋战一线的所有医务工作者和千千万万为抗击疫情作出贡献的人们,我们的国家正是因为有这样稳如磐石的基础存在,才能使其在每次灾难的面前勇往直前。
    今天,我想叙述的是哪些在灾难中死去的人,其实他们的离去,所付出的代价,是一部完整的教课书,需要我们在未来不要忘却的沉痛教训。
    有一个噩耗,让你至今记忆犹新。2月14日,家居武汉的常凯一家四口离世。他是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、影视部主任。据悉他的父母还是武汉一所知名高校的教授。
    1月24日,常凯退了豪华酒店的年夜饭,在家自己撑勺,和家人一起共度除夕。
    1月25日,也就是大年初一,一家人病发。两天后,即1月27日,常凯父亲离世。2月2日,常凯母亲离世。2月14日上午,常凯离世。2月14日下午,常凯姐姐离世。17天内,一家四口相继离开。
    常凯妻子也已确诊。只有儿子因远在英国,没有回家,未被感染。只是不知道,听闻家人相继辞世的消息,孩子有多悲痛。
    离开之前,常凯知道大限将至,含恨写下遗书:
    除夕之夜,遵从政令,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。自己勉为其难将就掌勺,双亲高堂及内人欢聚一堂,其乐融触。
    殊不知,噩梦降临,大年初一,老爷子发烧咳嗽,呼吸困难,送至多家医院就治,均告无床位接收,多方求助,也还是一床难求。失望之及,回家自救,床前尽孝,寥寥数日,回天乏术,老父含恨撒手人寰,多重打击之下,慈母身心疲惫,免疫力尽失,亦遭烈性感染,随老父而去。
    床前服侍双亲数日,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爱妻和我的躯体。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,怎奈位卑言轻,床位难觅,直至病入膏肓,错失医治良机。
    奄奄气息之中,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:我一生为子尽孝,为父尽责,为夫爱妻,为人尽诚!
    遗书最后一句,他说,“永别了!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。”
    我特别想重复遗书中这一句话: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,怎奈位卑言轻,床位难觅,直至病入膏肓,错失医治良机。
    眼巴巴看着亲人错失医治良机而去心情,我想不仅仅是悲哀,也带着无奈,甚至愤怒。可又有什么办法呢?在这场灾难中,像常凯这样的家庭,何止一家呢? 
    这是《钱江晚报》报道的一位患者。她没有姓名,没有相貌。之所以被看见,是因为“医生说”。
    医生说,这是她印象最深的病人。一家人都被病毒所控,心灰意冷,人像一个行走的废墟,于是过目不忘。
    但更多病人,悄悄地来,悄悄地走。病房里一位患者走了,“年轻人,才30多岁。”
    一位60多岁的男性患者也走了,前一天“上了呼吸机,但他的生命体征平稳......体质也不错,”以为都会好转。没想到,就一天,他永远闭上了眼睛。
    还有一个视频,想起来,至今让我流泪,2月2日晚上10点左右,在武汉一家中医院,前面一辆灵车拉着其母亲离开医院去火化,后面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寒夜里边跑边哭喊着追赶灵车。女孩的哭声几乎响彻整个医院,哪凄惨的哭叫声,无不让人动容,哪种绝望和坍塌,恐怕比电影中每一个更让人难受。几天后有消息传来,女孩也走了。不过,后来又有消息传来,女孩和父亲已确诊,还有抢救中。
    床位一个接一个地换人,哭声一场接一场地爆发,但大家都无能为力。
    离世的新冠肺炎患者,因怕传染,与亲人告别的机会都没有。
    他们没有体面的衣服,消毒之后,装入密封袋子,送到太平间,又送到殡仪馆。只有几张证明留下来,证明他来过,证明他离开。据说他们的骨灰,仍然留在殡仪馆。他们的亲人,在他们走过的路上,紧随而来。
    天下苍生,举步维艰。我们都是平凡人。所求无多,不过是天下太平,家人无恙。如今在武汉,这些竟成了一种奢望。
    记得电影《流浪地球》里有句台词,讲透了灾难的猝然。“最初,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。以为不过是一场山火,一次旱灾,一个物种的灭绝,一座城市的消失......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。”
    疫情也是一样。开始时,谁也没预料到这么凶险。
    我们只希望,往后,再不要忘却如此沉痛教训,记住那2020年开春那个悲惨时候。
上一篇:从反分裂反分化做起,香港急宜猛醒
下一篇:港台腔:大陆防疫不讲人权?怎么“选择性眼瞎”呢

首页   |   关于我们
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hnwhrzx.com 海内外资讯 版权所有